52疯情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游戏竞技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 > 第240章 “啊...那边是另一种海鲜...”

第240章 “啊...那边是另一种海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经过一番战术交流,黑小弟和摊主达成一致,上前提桶。

“拿下,拉西吉说不要米,但可以便宜点,1.5工分每公斤。”

根本没啥存在感的胥洪峰终于抢到了加戏机会,飞快冲上去就要付钱。

黑小弟简直急得要跳脚了,急吼吼的、还得一字一顿板着发音:“nonono,我要,挑,把死的,扔掉,然后,再上秤!”

每个字的发音其实都很离谱,偏偏“便宜”“工分”“上秤”这些关键字说的非常清晰。

黑小弟挑拣皮皮虾时特别仔细,昨晚新捕的虾、桶里还灌满了干净海水,但他每一条都要拿起来弹一下摸一摸,甚至还要举高冲着阳光观察...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啥,反正最后,一桶虾还剩半桶。

挑出去的不止是死的,连稍微不活泼的他都不肯要,而摊贩对此没有任何意见,笑呵呵的看,等他挑完倒掉水、上秤、装袋、再次加进干净的海水养着。

胥洪峰终于美滋滋的付好账。

“其实一般都会选择用粮食交易,工分卡在他们那边可是绝对的硬通货,摊贩也会看人下菜碟的,正常人来了他肯定不会硬要用工分交易,说起来还是他占便宜了。”

海鲜种类肯定没灾难发生前丰富,但也够让人眼花缭乱,龙虾、螃蟹、贝类、鱼类样样不缺,甚至还有一米多长的金枪鱼、鲣鱼和魔鬼鱼等等。

李沧木然道:“我怀疑黑叔叔那片空岛上承包了一整片海,这也不像是末日的样子啊...”

天命非酋末日芜湖,否极泰来了属于是。

黑小弟领着四个人兜兜转转,饶其芳又看中了一个摊位上的大八爪鱼,说回去爆炒一定好吃。

摊主一看生意来了,拿起一条半米多长的大八爪鱼兴奋的甩来甩去,点头哈腰。

“好,这个,g~u~u~d~en~!便宜!”

李沧也不懂他那令人发指的发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结果黑小弟上前抓起一条八爪鱼闻了闻,脸色立刻就变了,刚刚黑的像炭,这会儿已经堪比锅底。

“nonono,美丽的hero,nonono,他不老实,良心坏掉的,我们去提亚马斯家!”

摊主气急败坏的和黑小弟理论,没吵两句直接打起来了...

嗯,两个黑小弟揍摊主一个,下手那是真的狠。

周围的黑叔叔呼啦围过来一大片,空气都变得黑压压的,笑哈哈叫好看热闹还有趁机向李沧一帮人兜售海鲜的,反正没一个人制止这场斗殴。

“好了好了~”饶其芳头疼道:“他的东西我要了,可以拿回去喂大白和阿肥,不要打了。”

黑小弟愤愤不平的爬起来,先冲饶其芳笑了笑,又对摊主放狠话,“不能脏了美丽的hero的眼睛,下次,不新鲜,打死你!”

合着黑小弟是被摊主推销不新鲜八爪鱼的行为给激怒了。

摊主虽然被揍了一顿,但东西也算是卖出去,一个劲儿的赔笑,看样子也不怎么在乎挨揍的事。

“基本咱们这边的人想来这买好货,都会找一个黑小弟的,当然,买便宜货是不用的,因为怎么都不会亏,”胥洪峰边走边说,“黑小弟有自己的信誉,起码在这个市场很有威信,摊主拿到什么好东西稀罕货都会先给他们过目,有时还要上供,小弟靠咱们的小费和时灵时不灵的上供吃饭过活,非常有原则,注重信誉,如果拿不好的东西忽悠雇主,几次下来是会被所有小弟唾弃或者驱逐的,有时甚至还会闹出人命——灾难发生前非洲那边好像就有这种习俗了,不过我没去过,道听途说而已。”

又转了几圈,厉蕾丝忽然指着一个没有摊位但密密麻麻全是人的方向。

“那里是干什么的?”

多数都是黑叔叔黑姐姐,偶尔也有金发碧眼一脸菜色的。

“属你眼尖!”

饶其芳扭头没好气瞪她。

胥洪峰小声嘀咕,“啊...那边啊...应该算是另一种海鲜了...”

“呸,还不快走!”

“好的教官...”

厉蕾丝:“???”

快出市场的时候,还是那个没说过话的黑小弟给出了答案。

“部落战争的俘虏,是奴隶,拿来卖的。”

“...”

两个黑小弟几乎是被胥洪峰硬塞了一张5工分的卡片,数额过大不太敢要。

他们忙前忙后的张罗来一辆时风大三蹦子,帮忙装货、在车厢里铺上干净的毯子,连车费都是黑小弟出的...

他们又拿出两个李沧也没听懂到底是瞪羚还是黑牛羚皮蒙的小手鼓一定要送给他和厉蕾丝。

灰白色的皮蒙的鼓面,骨制的内架,鼓的两面特地保留了短短的黑色绒毛雕成的狮子形象,敲起来声音闷闷的但可以传很远,原始粗犷又莫明精致。

最后,车走出去好远他们还在那呲着一口大白牙挥手作别。

饶其芳的“威名”,再加上比上帝还要亲切的“冤大头”作为原始动力,享受的果然是非同一般的VVVIP待遇。

破旧的大时风动力十足,没多会就回到景园1号苑,突突突哮喘般的发动机声音引来足足4个扛着枪貌似保安的人。

见到饶其芳从车上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帮忙搬东西。

饶其芳拿出手机噼噼啪啪的打字。

“好儿砸,还想吃什么菜和肉,妈让人送过来,咱家农场没菜只能吃别人种的,但是鸡鸭鹅牛羊超多的。”

厉蕾丝:“...”

妈,那我呢?

饶其芳有自己的朋友,并且早在李沧厉蕾丝到第7基地之前,第3基地就已经遣人通知和说明了情况。

趁着饶其芳码字摇人的机会,一大堆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就包围了景园1号苑。

有些没资格进来的人送到了礼物和祝福就走,也就一些饶其芳没邀请的基地高层厚着脸皮硬着头皮贴上来。

好在饶其芳心情上佳,虽然不怎么搭理,但至少没动手也没赶人。

“这我宝贝儿砸,这...我的荆棘之甲...”饶其芳介绍道,“这个后来认识的好姐妹,乖儿砸快叫朱姐。”

“哎呀呀呀,饶姐你占我便宜。”

“谁占便宜?”

“呐呐,凶什么嘛,小帅哥,叫声姐姐来听~”

“...”

值得一提的是,厉老爹那个最后和饶其芳义结金兰共同经营连锁健身会所的金主女老板居然也在其中。

她明明比饶其芳还大好几岁,看着却跟30来岁刚熟透的年纪似的,樱桃小口肉嘟嘟的下巴一双眼睛会说话,浑身上下bolingboling嫩的出汁儿。

每次见到他,李沧都会莫明觉得厉老爹的“积劳成疾”指定要打个双引号。

“好久不见呀小蕾丝,沧沧公主?”

李沧:囧

厉蕾丝一个箭步窜上去。

“金姨!”

“去,死丫头,叫姐!”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